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周溪亭全集(流春周溪亭)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周溪亭全集)流春周溪亭全本小说阅读

流畅阅读的穿越重生《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周溪亭全集》,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流春周溪亭,是作者“辣椒只吃小米辣”独家出品的,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提起容妃,江善脑中闪过一位丰腴明艳的妇人,前世她曾进宫两次,都是作为江琼陪衬去的,相比起对江琼的温柔和蔼,容妃留给她的印象,只有高贵到不可侵犯的背影,和冷漠平静的嗓音容妃并不喜欢她,看向她的眼神,充斥着淡漠和遗憾“只是我们都不清楚娘娘的喜好,万一送错了东西……”流春为难地皱起眉给上位者送东西,看似简单实则含着许多门道,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送,也不是越贵的越好,只有送到对方心坎上,才会事…

点击阅读全文

长篇完结穿越重生小说《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周溪亭全集》,男女角色流春周溪亭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书荒的时候看,作者“辣椒只吃小米辣”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抽不开身呢,”陈府虽然尊贵,但京城的贵人不少,一溜烟的王府郡王府,随便拉一个出来,都得让慈恩寺小心招待。陈老夫人虽然依然皱着眉,脸上的神色倒是缓和了些,对着几个小和尚点点头,示意他们带路。几个和尚同时松了口气,一人先一步前往正殿清场,其他人则带着陈老夫人一行人去了隔间等候。慈恩寺的正殿,正中供奉着释迦牟尼佛像,两侧立着十八罗汉,而在正……

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周溪亭全集

免费试读

江善从记忆中回过神来,那边睿王世子已经礼节周全地请过安,去到了江琼身边。

“睿王世子一来,琼表姐眼里就再没有我们了。”陈昕言拉着江善手臂,嘴里吃味地打趣道。

江琼听见这话,脸上红的滴血,娇嗔着唤了声表妹,警告她不许再说。

陈昕言举手做投降状,嘴里说着话:“好好好,我不说了。”又对江善挤了挤眼睛:“幸好还有善表姐陪着我。”

江善牵了牵嘴角,没有接她这话。

陈昕言以为她不知道来人是谁,就贴在她耳边小声解释道:“表姐,你刚刚回京肯定还不知道,这位是琼表姐的未婚夫,睿王府的世子爷。”

江善点点头,朝那边看了过去,没曾想那位睿王世子也正往这边看来,眼神十足的幽深冷漠。

她撇了撇嘴,不急不缓地收回目光。

一行人乘上辇轿再次上路,慈恩寺前修建有一百零八道台阶,代表着‘十缠’即无惭,无愧,嫉,悭,悔,眠,掉举,惛沈,忿,覆和八十八迷惑以及十修惑,也就是寻常所说的“百八烦恼”。

踏上慈恩寺的“百八阶梯”,就是把“百八烦恼”踩在脚下,自此当然再无忧愁和烦恼。

陈老夫人为了这次上香,自然有让人提前来寺里打点一番,免得让外面的百姓冲撞到,等她们来到寺门前时,早已有僧人等候多时。

不过来得却不是惯常接待陈老夫人的远安大师,而是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和尚,见到陈府的一行人,连忙上前致歉解释。

虽然是点小意外,但多少让陈老夫人兴致大减,微沉的脸上散着压抑的气息。

几个小和尚急得脸都红了,马氏看了眼老夫人,笑着打圆场,“我瞧今日这日子不错,阳光明媚不说,寺里还正好举办法会,想必前来的王府贵人不少,远安大师指定忙得抽不开身呢,”

陈府虽然尊贵,但京城的贵人不少,一溜烟的王府郡王府,随便拉一个出来,都得让慈恩寺小心招待。

陈老夫人虽然依然皱着眉,脸上的神色倒是缓和了些,对着几个小和尚点点头,示意他们带路。

几个和尚同时松了口气,一人先一步前往正殿清场,其他人则带着陈老夫人一行人去了隔间等候。

慈恩寺的正殿,正中供奉着释迦牟尼佛像,两侧立着十八罗汉,而在正中佛像背后是三大力士。

不管平日里信不信佛,一踏入正殿范围,众人都不由自主地敛眉肃目,虔诚地跪在结跏跌坐的释迦牟尼佛像前,诚挚地参拜。

每日来慈恩寺的香客很多,所以清场的时间也很有限,拜完佛,众人就立即出了正殿,绕上旁边的小道去了后院,听高僧宣讲佛法。

一路下来,陈老夫人的那点郁气也散了,想着小辈们惯来不爱听这些深奥艰涩的佛法,就笑着打发她们自个出去玩,自己则带着女儿儿媳去了后边。

江善几人站在院子里,商议着要去哪里玩。

慈恩寺游玩观赏的地方不少,前院有姻缘树,后边还有桃林,旁边是清泉池,上泉泉水甘甜清冽,用来煮茶最是上佳,下泉连通一条小河,常有香客在此处放生。

眼看江琼四人商量好游玩路径,兴致勃勃的就要出发了,江善赶忙开口,说自己有些累了,想去旁边找处地方歇歇,就不和她们一起去了。

陈昕言一听,上前拉住江善衣袖,小嘴巴巴地劝道:“表姐,你就去嘛,你第一次出来玩,怎么能不四处走走呢,而且寺里的姻缘树据说很灵的哦,表姐就不想去求一个如意郎君么。”

江善稍有意动,转头看见挨在一起的江琼和睿王世子,立马摇了摇头坚定道:“我还不急,表妹你们去吧,我是真的累了,一点都不想再动。”

她已经打定主意,要离江琼和睿王世子越远越好,她倒要看看,没有她在中间做恶人,她们还能不能爱的难分难舍,生死相随。

不论陈昕言怎么劝,江善都是屹然不动,最后她是嘟着小嘴离开的。

看着四人背影远去,直至消失不见,江善这才长舒口气,带着流春挑了旁边的小道走了上去。

小道两旁栽种着一排排木棉花,红艳艳的花朵跃于枝头,浅金的阳光洒在花瓣上,从下往上看去,花瓣里似有金光流动。

小道的尽头,连着一座宽大的假山,假山上修着一座四角亭,亭子已经被树木完全包住,只能隐隐看到天空翘起的檐角。

“姑娘,您不是累了么,咱们去上面歇歇吧。”流春看着不远处的四角亭,高兴地说道。

江善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她倒不是真的累,只是一来不好和流春解释,二来她们两人对慈恩寺的地形也不熟,倒不如选个就近的地方,待到时间到了就回去。

眼看亭子就在眼前,江善突然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流春正要问她怎么不走了,就发现亭子上挂着的竹帘被人掀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人。

从假山下往上看,只能看到隐约的亭子一角,但从亭子里往下看,下面的风景人物是尽收眼底。

江善刚从木棉花树后出来时,亭子里的两人就看到了她,赵安荣都不得不感叹,这小姑娘和他们真的很有缘。

脑子里想归想,面上动作却不慢,笑着向下面两人招呼道:“小姑娘,咱们又见面了,我们主子请您进来一叙。”

江善已经反应过来这人是谁,她有心想要拒绝,只是还不等她开口,就有一道目光透过竹帘缓缓落在她身上。

她的唇抿了起来,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赵安荣让开位置,请江善先行。

江善捏紧裙摆,在原地僵持了一会,最后还是认命地抬脚走了上去。

亭子里的空间不小,中间摆着一方石桌,旁边是四个石凳,男人坐在东首的位置上,目光眺望着亭外。

听到动静,他转过头来,冲她招手道:“不必拘束,你上前来。”

他的声音不大,却天然带着一股威严,让人生不出拒绝的念头,江善喉咙动了动,依言上前走到石桌旁。

男人似乎笑了一下,语气称得上温和:“看样子你是已经回到文阳侯府了。”

江善点点头,目光小心地往上抬了一点,接着猝不及防对上男人沉静的眼睛。

他的眼睛黑暗幽深,像是深不可测的海底,可以平静无波,亦能掀起万丈波涛,不容人生出一丝一毫的违逆和反抗。

她慌不择乱地低下头,耳边传来心脏砰砰直跳的声音。

两人一时都没说话,男人也沉默了片刻,这才重复道:“小姑娘,你在侯府过得好么?”

这话里听不出什么关心,旁的情绪也不见得有,只像是随意问出口的。

江善抿了抿唇,似乎在思考该怎么措辞,她在侯府的生活实在乏味可陈,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可说的,简单回道:“不需为吃穿发愁,暴雨可避曝晒可躲,夜黑则睡日出则醒,自由随性,该是好的。”

嘴上说着好,脸上表情可不是那么回事,男人静静地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说道:“寻常小富之家亦能吃穿不愁,你这可称不上一个好。”

这话里明明没有什么情绪,却听得江善鼻尖一酸,险些落下泪来,她赶忙偏过了头,不想让他看到她泛红的眼眶。

江善吸了吸鼻子,哑声回道:“我的想法重……”

“明桢哥哥,咱们到那边去看看吧?”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她未出口的话,江善浑身一个激灵,目光如电射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江琼和睿王世子顾明桢有说有笑地往这边走来,陈叙言和陈昕言两兄妹落后半步,而他们前行的方向,正是这座凉亭。

小说《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周溪亭全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6月20日 13:18
下一篇 2023年6月20日 1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