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摊牌了,宴爷小祖宗是玄门大佬(傅宁陈楠)_摊牌了,宴爷小祖宗是玄门大佬(傅宁陈楠)完整版免费小说

很多朋友很喜欢《摊牌了,宴爷小祖宗是玄门大佬》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傅宁”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摊牌了,宴爷小祖宗是玄门大佬》内容概括:摊牌了,宴爷的小祖宗是玄门大佬小说(主角许正坤,定之人,傅宏业)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摊牌了,宴爷……

点击阅读全文

摊牌了,宴爷小祖宗是玄门大佬

摊牌了,宴爷小祖宗是玄门大佬》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傅宁陈楠,讲述了​宴异骨节分明的手上正夹了张类似于扑克牌的卡片,漫不经心的往面前的机器里投着。那张俊美矜贵的五官轮廓像是艺术品般完美,直肩阔背,锻炼出的肌肉线条流畅利落,紧致窄腰,昂贵的手工定制西服更是勾勒出他紧绷的肌肉。才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留的是寸头,眉眼间却已有凶戾之气,一道刀疤自右眉从上而下,整个人都透着野性的…

阅读最新章节

摊牌了,宴爷的小祖宗是玄门大佬小说(主角许正坤,定之人,傅宏业)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摊牌了,宴爷的小祖宗是玄门大佬》免费试读京城最隐秘的地下交易所,号称是上流社会的销魂窟,就连出入的身份门槛都需要资产在五千万以上。
黑曼巴交易所二楼包厢。
透明的玻璃窗前,男人坐姿闲散慵懒。
宴异骨节分明的手上正夹了张类似于扑克牌的卡片,漫不经心的往面前的机器里投着。
那张俊美矜贵的五官轮廓像是艺术品般完美,直肩阔背,锻炼出的肌肉线条流畅利落,紧致窄腰,昂贵的手工定制西服更是勾勒出他紧绷的肌肉。
才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留的是寸头,眉眼间却已有凶戾之气,一道刀疤自右眉从上而下,整个人都透着野性的不羁。
他的手腕上缠着条一百零八颗的佛珠串,和凶狠英俊的外表形成了极大地反差。
助理陈楠从外走进包厢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外面的人要是有幸看到一眼,只怕都得被吓得心惊胆战。
那每张银制卡片都代表着一千万的筹码,而宴异正好似不要钱般往机器里投送玩弄着,似乎台下拍卖师激动的神色是取悦他的最佳利器。
“宴爷,老宅子打来电话让我告诉您一声,时家的小**已经接回来了,让您挑个时间去登门拜访,顺便把婚事给订下来。”
“电话里交代了,说宴、时两家的婚约不能毁,让您少有那些歪心思,这位小**就是宴家未来的女主人。”
“小**?”宴异的手指顿住,他肉色薄唇上带着轻佻的冷笑,“一个小丫头也要我费这么大功夫?”“老头子拿我当什么?变态?我跟她舅舅们同辈,结果现在要娶晚辈,这像什么话?”陈楠道:“这是老爷和老太太的意思,还说了如果您想悔婚的话,就多想想时老先生给您批的八字和手上的佛珠。”
只一句话,让宴异原本皱紧的眉头更深,周遭的空气在这瞬间都冷凝了下来。
“我就不信我的命还能被一个黄毛丫头捏在手里!”与此同时,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宴爷,有辆风水世家的马车正往京城的南区去!能用得起这种大架势去接的人肯定不简单!有可能就是您要找的‘道鹤’!”“立刻让黑客跟踪位置,我马上赶过去。”
一听到有道鹤的消息,宴异坐姿陡然端正了起来,神色骤然凌厉了几分。
陈楠本想忽略,可听到“道鹤”两字,也是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但凡是混迹在玄学圈内的人,就没有不知道这个名号的存在。
这几年突然崛起的玄门大佬,京城里无数达官贵人都想要结交这位高人。
可偏偏对方来无影去无踪,没有半点信息不说,就连身份年龄都成迷,只有性别透明。
而宴异找她的目的不言而喻,就是为了破除时老先生的批语。
对方曾经断定过他二十八岁有一命劫,只有迎娶时家的女儿才能避开祸灾。
可宴异却并不是这么想,他向来最厌烦别人安排他的人生,又怎么可能同意去娶比自己小了足有十岁的晚辈?“宴爷,老夫人吩咐过让我看紧您,请您不要让我为难。”
宴异冷戾的目光刺向他,“你在威胁我?”“不敢!”陈楠被骇的当场低下头,恭恭敬敬的道:“但这是老夫人的吩咐……想跟着我,那就得是我的人。”
宴异冷声警告,“别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招。”
陈楠打了个冷颤,“是!”……马车抵达时家的乡下祖宅时,已是傍晚时分。
傅宁才从车上迈下,目光就被面前的古朴老宅吸引住。
原本她以为时家只是有点钱而已,可现在看来远远不止如此。
光是这栋古宅所用的木料和雕工的精细,最起码是有五代往上的底蕴。
但最让她在意的是门口盘踞的石狮摆位,以及匾额之后暗藏的阵法玄机。
“小**,里面请。”
陈管家高兴的道:“老爷和夫人都在里面等着您。”
傅宁点头。
陈管家为她在古宅中引路,其中的风水布局就不下百种,一路走来她更是发现连配色都暗藏玄机。
果然,如她所料。
她的外祖家确实是闻名京城的玄学世家,时家。
沈惧的赞叹声也从耳机内传来。
“老大,没想到你外祖家居然这么有实力,以后在京城那还不得横着走啊!”傅宁没有回答。
但没走两步,却察觉到了耳麦中隐约暗藏的刺耳声调。
葱白的手指在身后掐了两下,她当即掩住耳机,低声冷道:“有人在入侵GPS定位系统,立刻把我的坐标抹除。”
沈惧懒洋洋,“老大,怎么可能呢?我编程的系统哪有人能入侵……”可话音还没落下,他的脏话也随之而来。
“草!哪个王八蛋居然真入侵还想跟过来?老大我马上解决掉他!”“不用了,刚刚我掐了个法诀追踪过去,不出意外,他现在应该在处理场小车祸。”
傅宁低声,“以后这种事别让我再出手第二次,你知道我的规矩。”
“明白!明白!还是老大厉害!”沈惧敬佩无比。
傅宁刚迈进古宅祠堂,就被哭的梨花带雨的美妇人抱在了怀里。
因为保养得当,美妇人看上去才四十来岁左右,双眼泛红,止不住地用发颤的手去抚摸她的脸颊。
“宁宁,外婆终于见到你了!我的好宁宁!”旁侧站着的唐装男人发髻鬓白,但却脸色红润,精神奕奕。
他转动着手里的核桃,一双老谋深算的眸子也在此刻红了起来。
“宁宁,外公和外婆等着这天等的太久了,但好在你现在回来了。”
“以后时家就是你的家,任何人都不会也不能再欺辱你半分。”
傅宁自然能听的明白这话里的真诚,鼻尖也微微有些发涩。
这里站着的两人都是她血浓于水的亲人,她自然能感觉到那切不断地联系。
“你在傅家的日子我打探过一二,但看在他们曾经把你养育长大的份上,这笔账就暂且算了。”
时飞戌声如洪钟,“你既然回到了这里,那就改回你母亲的姓氏,纳入我们时家族谱,从今往后那狼心狗肺的傅宏业跟你再没有半点关系!”

小说《摊牌了,宴爷小祖宗是玄门大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29日 13:13
下一篇 2024年2月29日 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