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甜蜜蜜:极品炮灰她在七零当娇娇宋落樱霍斯霄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军婚甜蜜蜜:极品炮灰她在七零当娇娇(宋落樱霍斯霄)全本小说阅读

宋落樱霍斯霄是穿越重生小说《军婚甜蜜蜜:极品炮灰她在七零当娇娇》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晴天看月”正在积极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王婶,这就是你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她衣领怎么这么低?我妈说只有不正经的女同志才这样穿!”宋落樱看着巴拉巴拉说话的男人,眼神里透着迷茫,脑子昏昏沉沉的她不是在宿舍写论文么?怎么会有男人?宋落樱懵了直到脑海里涌入大量记忆,她才悲催地发现自己穿越了穿成了七十年代正在相亲的小村姑特么的!她寒窗苦读多年,好不容易盼到研究生毕业,人就穿越了一朝回到解放前,宋落樱不想努力了,躺平摆烂,爱咋咋的神游…

点击阅读全文

军婚甜蜜蜜:极品炮灰她在七零当娇娇》是作者 “晴天看月”的全新佳作,宋落樱霍斯霄是小说中的角色,内容概括:天,也会让落落带走。“行,就八百八。”宋铁柱跟宋落樱的三个哥哥还没回来,她的婚事就这样定下来。他们今天是安排在砂子岭割稻子。那边离村周围的田地有点距离,应该还没听到消息。谈完礼金,刘桂凤就要离开,王春香拉住她:“他舅妈,吃完饭再走。”刘桂凤笑着拒绝:“厂里还有事,下次吃也一样。”见他们是……

军婚甜蜜蜜:极品炮灰她在七零当娇娇

在线试读

宋大嫂看到王春香抬手,以为婆婆要打自己,吓得脖子一缩,嗖的一下往鸡舍跑。

王春香愣住。

她是几个意思!

不会是以为她要打人吧!

王春香抓了下头发,有些无语,她有那么刻薄吗?

宋大嫂跑太快,被石头绊倒,摔了个狗吃屎。

王春香气笑:“杀只鸡,都能搞出这么多事!”

宋大嫂欲哭无泪,她也不想啊!

安排完活,王春香又回到堂屋。

刘桂凤不知道这些,她是抽时间来的,只想快点搞完回厂里去。

她拉着王春香坐自己旁边:“亲家母,定亲的话,我们给八百八的礼金,你觉得怎么样?”

这是阿霄偷偷跟她说的。

这数字,哪怕在京都,也不少。

王春香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怕亲家笑话她,又麻溜地爬起来坐好:“不,不用这么多,我们村订婚礼金,最多的,也没超过一百五,条件差的,五十斤粮食,就能把人带走。”

宋老爷倒是挺满意的,不过,就算把礼金收了,结婚那天,也会让落落带走。

“行,就八百八。”

宋铁柱跟宋落樱的三个哥哥还没回来,她的婚事就这样定下来。

他们今天是安排在砂子岭割稻子。

那边离村周围的田地有点距离,应该还没听到消息。

谈完礼金,刘桂凤就要离开,王春香拉住她:“他舅妈,吃完饭再走。”

刘桂凤笑着拒绝:“厂里还有事,下次吃也一样。”

见他们是真的没有时间,王春香也不再强求,她翻出一些山货装好递给刘桂凤:“这是老三在山里打的,不值几个钱,拿回去尝尝味道。”

这年头物资紧缺,刘桂凤哪会要:“不用,不用……”

王春香塞到她手里:“没多少,别推来推去的 。”

刘桂凤见状,只好收下。

王春香想亲自送两人去村口,刘桂凤不让:“亲家母,请留步,让落落送好了!”

……

看热闹的村民把村口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

村民爱不释手地摸着玻璃,眼里溢着光:“乖乖,这车真新!”

“好大,好威风!要是能坐一次,就好了!”

“这车要不少钱吧?”

有人见不得宋落樱好,说话酸酸的:“这车指不定是借别人的呢!”

匆匆赶来的大队长怼了回去:“能借到吉普车,也是本事!你去借个试试!”

那人被大队长怼的哑口无言。

大队长扫向大家,沉着脸怒吼:“还站在这干啥?不想要工分了!滚去干活!”

大家灵魂一颤,作鸟兽散。

等大家都走了,大队长才做贼心虚地摸着吉普车。

这车真好啊!

有生之年,若能坐上一回,也是值了!

宋落樱几人走来,看到大队长正对着吉普车傻笑,她突然出声:“大伯,你在干啥?”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大队长吓了一跳,他转过头,见是自家侄女跟两个陌生人,瞬间明白了什么。

他没回答宋落樱,而是看向霍斯霄,这小子长的真不赖,跟落落绝配,这下两位老人该放心了。

霍斯霄任由宋大伯打量,还主动介绍自己:“大伯,我叫霍斯霄,是落落的对象,旁边这位是我舅妈。”

宋大伯对这个侄女婿很满意:“不错,真不错!”

明天要订婚,霍斯霄还有很多事要忙。

他跟宋大伯闲聊了几句,就开车走了。

……

宋大嫂知晓客人不在这里吃饭,立马松开手里的鸡:“多活一天,多生一天蛋。”

不是她小气,实在是舍不得啊!

这几年收成不好,一年到头,见不到几个钱。

家里的孩子全靠这几只下蛋的母鸡养着。

王春香白了她一眼:“现在还早,快去上工。”

宋大嫂愣了一下:“还要上工?”

王春香冷笑:“不上工,吃什么?喝西北风吗?”

宋大嫂又怂又菜,王春香一瞪眼,她一秒都不敢耽搁:“我去,马上去。”

宋二嫂摘完菜回来,发现客人走了,她乐呵呵地凑过来:“娘,小妹夫买了些什么?”

王春香无情地打断她的美梦:“买再多,也没你的份!”

宋二嫂乐观的很,不给她这个儿媳,肯定会给孙子,她孩子吃,四舍五入,就是她吃,一样一样的。

“娘,小姑爷买来是孝敬你的,你给我,我也不会要。”

小嘴巴,挺会说的。

王春香点头:“原本想分一点给你们,既然不要,那就算了。”

宋二嫂脸上的笑容僵住。

她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宋二嫂的变脸取悦了王春香,她笑了笑:“快去上工,下工回来,给你们分点,尝尝味道。”

“好嘞!”

打发走两个儿媳,王春香把霍斯霄带来的四斤肉分成三份。

她们家留两斤,大房二房各一斤。

这年头,猪肉不仅贵还要票,老百姓很难弄到票,所以一年到头也吃不了几次。

宋奶奶听说落落的相亲对象来了,特意回房换上新衣裳,还将头发挽成发髻盘在脑后,用黑色网兜勒紧。

这样一搞,看上去精神多了。

等她到的时候,人已经走了。

她左看右看,没看到人:“人呢?”

王春香回:“走了,说厂里还有事。阿霄买了四斤肉,等会你拿一斤过去。”

两位老人跟宋大伯住,宋老爷子是老革命,每个月可以领二十元的国家补贴,另外两个儿子每年给三百斤粮食。

二老的日子是整个村子,过得最舒坦的。

宋奶奶低头看着身上的衣裳,白穿了,早知道,就不浪费时间了:“男同志怎么样?”

王春香脱口而出:“高,大方,俊。”

宋奶奶捶胸顿足:“我早该来的。”

宋奶奶一脸懊悔地来到堂屋:“老头子,人家第一次上门,你怎么不留人家吃饭?”

“一个是纺织厂主任,一个明天要定亲,忙着呢。”宋老爷手里夹着一根中华烟,跟老伴炫耀:“这是落落男人买的,这孙女婿做事敞亮,是个做大事的,落落眼光好。”

宋奶奶闻言,语气里透着得意:“落落是我们家的福星,等着吧,宋家会越来越好的!”

老人家这么说,是有依据的。

有一年,她生病住院,医生让后辈回去准备后事。

大家把寿衣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她咽气了。

然而,让大家意想不到的是,宋落樱出生那天,她的病突然好了,身体还一天比一天好。

自那以后,宋家上下几十口人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

……

王婶是个大喇叭,经过她一宣扬,村里的人都知道宋落樱的订婚礼金是天价。

“王媒婆,你说的天价到底是多少?”

王媒婆又不傻,怎么可能全说出来:“反正比我们村的其她人高!”

“比美娇那丫头的还高?”

其她女同志找工人难,但作为书中的女主,身上自带光环。

她找的对象是钢铁厂的工人,是三钳工,一个月五十多块,

她的订婚礼金是一百五。

当时在村里引来一阵轰动的,毕竟这个数目不少。

王媒婆笑得意味深长:“比美娇多。”

“什么?比一百五还多?”

王媒婆推开继续追问的妇人:“走走走,别挡道,老娘要上工了!”

“王媒婆,你还没说,到底是多少?”

“问我干啥!去问春香啊!”

那人一脸失望:“她不会告诉我!”

……

秋收时节忙。

王春香把东西放柜子里锁好,又匆匆跑去地里干活。

两位老人也回了大房,家里就只剩宋落樱了。

她啃着瓜子,翘起二郎腿:“飞虎,翻个跟头!”

飞虎得到指令,动作敏捷地翻了个跟头后,还表演一个三百六十度后空翻。

表演完,还一脸期待地看着宋落樱:“汪汪……”

主人,还满意吗?

宋落樱剥一粒瓜子塞到飞虎嘴里:“飞虎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有你在这里,我一点也不孤单,随军,也带你去!”

火车不可以带狗,但可以去运输队。

一人一狗玩的不亦乐乎,手心突然传来阵阵剧痛。

宋落樱低头一看,上面多了朵桃花印记。

娇嫩鲜艳,如点染了胭脂,红得耀眼,美得醉人。

她戳了戳,看到一个十平方大小的空间。

里面除了一堆黑土,什么也没有。

宋落樱的室友是小说迷,经常会说空间,系统什么的。

没想到,她也有一个。

只不过,别人是一辈子都用不完的物资,而她只有一堆黑土。

算了,有总比没有好。

年轻人要知足常乐。

她按住印记,想把飞虎送进去。

低头一看,飞虎还在原地。

宋落樱一愣,又将桌上的瓜子扔进去。

看着瓜子不见了,宋落樱才知道这个空间不能装活物。

行叭!

这样也不错。

宋落樱收敛好情绪,想出去走走。

她找来一顶草帽戴上:“飞虎,出发!”

不知不觉,一人一狗来到山脚下。

“汪汪……”

飞虎闻到了好东西,嗖的一下往山里跑。

宋落樱慢悠悠地跟在后面:“飞虎,别走太远。”

回应她的是一连串狗叫。

宋落樱走累了,想找块石头坐下,突然听到不远处有说话声。

她不想偷听的,但声音太熟悉,有些像这具身体的姐姐。

听听吧。

万一被人欺负,她还能帮忙。

“当初订婚的时候,你不是这样说的!你说过,要对我好的。为什么要出尔反尔?”

宋小思比宋落樱大两岁,两姐妹性格完全不同,一个性格内敛,温柔文静,一个认死理,喜欢钻牛角尖。

宋小思对面的男人穿着时下最流行的的确良衬衫,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翘起兰花指,看宋小思的眼神带着鄙夷。

“宋小思,你家兄弟多,又怎样?还不都是泥腿子!

不像我,我家虽然只有一个男的,但我小姐夫是工人,他答应过我,会把我弄进厂里去。

我成了工人,你一个乡巴佬,哪配得上我!

识相的,赶紧把婚退了!”

他们村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男方主动退婚,女方不用还礼金。

那可是五十块啊!

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必须得让女方主动退。

宋小思不知道里面有这么多弯弯曲曲,她难受地捂住胸口,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流:“年底就要结婚了,你怎么能这样?”

李韬鄙视说道:“谁让你是乡巴佬!”

若有宋落樱那般美貌,哪怕是乡巴佬,他也能接受!

宋小思被未婚夫伤到了,她泣不成声:“之前相看的时候,你就知道我是农村姑娘,那时也没见你说不行,现在却嫌弃我是农村的!你太坏了!呜呜呜……”

退了婚,名声臭了,以后谁敢娶她?

这是要逼死她啊!

李韬不为所动:“以前我家没有工人亲戚,现在不同了。”

工人一般不会娶乡下姑娘。

像宋落樱之前相看的那个,是因为男人长的丑要求又高,他知道城里姑娘看不上自己,才不得不在乡下找。

而李韬的幺姐找的那个男人三十五了,矮矬矬的,长得歪瓜裂枣,又是鳏夫,家里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有瘫痪在床的母亲。

他最大的儿子十岁,最小的两岁,他想找个长期保姆,但城里姑娘没人愿意,不得已才瞄准乡下。

但凡父母为女儿着想一下,都不会把人嫁去这种家庭。

李韬家不仅这样做了,还做着去城里当工人的梦。

宋小思见李韬不顾两人的情谊,一心只想解除婚约,脸色白的像是刮了一层腻子灰,胸口闷堵难受,她蹲在地上,抱着膝盖痛哭。

宋小思伤心,宋落樱也会难过,她知道这是原主残留下来的感情在影响她。

她深吸一口气,从暗处走出来,拉起蹲在地上的宋小思:“这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渣男,不退婚,还留着过年吗?”

宋小思看到妹妹出现在面前,都忘记哭了,她打了个嗝:“落落!”

李韬再次被宋落樱惊人的美貌震慑,他眼里划过邪光,笑得诡异:“不退婚也可以,新娘子换成落落。”

宋小思瞳孔紧缩,无法置信地看着他:“你,你……”

提这种要求?

他还是人吗?

宋落樱可没有宋小思这样的好脾气,她脸上泛着冰霜,抬脚狠狠踢向男人的裤裆:“死渣男,就你!还敢打老娘的主意!信不信,老娘把你炖了!”

宋落樱力气大,李韬又没有防备,被她这么一踢,痛得撕心裂肺,身体软了下来。

宋小思吓得脸色更白了,她抓着宋落樱的手,不停地颤抖着:“落,落落, 他,他不会有事吧?”

这要真出事,他肯定会强迫落落嫁过去照顾他。

不行!

不能让他有这样的念头。

宋小思压住心里的恐惧,踢向李韬的裤裆,甚至还威胁他:“是我踢坏了你的蛋,你不许污蔑落落!你敢乱说,我继续踢!”

“啊啊——”李韬捂住裤裆,痛的在地上打滚:“贱人,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宋小思好不容易壮起的胆子被这句话吓得魂飞魄散:“我,我才不怕你!”

宋小思吓得不轻,宋落樱投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走近李韬,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耍流氓在先,我正当防卫,你只要不怕被批斗,可以把这个事宣扬出去!”

这番话就像铁丝一样,扼住李韬的脖子,他气的面部狰狞,青筋暴出,眼里是浓浓的恨意。

小说《军婚甜蜜蜜:极品炮灰她在七零当娇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6月20日 13:00
下一篇 2023年6月20日 1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