缱绻肆宠程时晏倪娇娇完结版阅读_(缱绻肆宠)程时晏倪娇娇全本阅读

这本经典现代言情《缱绻肆宠》小说,讲述角色程时晏倪娇娇的爱恨纠葛,作者“软笙”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倪娇娇,问你个事儿”他突然很严肃、正经使倪娇娇身体都下意识地坐直了一些她“嗯?”了一声,开口道:“什么事?”程时晏:“什么时候愿意陪我去见父母?”倪娇娇:“……”这个话题怎么又开始了?倪娇娇上翘的眼尾慢慢垂下,面容柔和幼态,看上去稍微地有些许稚气,给人一种想要狠狠怜爱的感觉她不说话把程时晏给气乐了程时晏眼眸深邃清冷,炙热中又渗透着缱绻,“不愿意吗?”口吻似打探,又似委屈他接着说:“…

点击阅读全文

流畅阅读的现代言情缱绻肆宠》,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程时晏倪娇娇,是作者“软笙”独家出品的,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母都只把她当成工具。而她为了讨好父母,竟然甘愿当工具。忽然明白她以前为何那么喜欢余沉了。毕竟余沉,是她躲在狭窄缝隙里渗透进的与众不同。她为了讨好父母,活的没有自我时,余沉却从小叛逆,他做着她想做,又不敢做的事。裴寒缓缓地伸出手指,轻轻将倪娇娇脸上的一缕头发,别到她耳后。江博文见状,啧啧了两声,刚要说什么……

缱绻肆宠

第一章 免费试读

余沉有钱,兄弟特别多,裴寒他们几人不一样,他们家境一般,没学历,读了两年职校就到处去打拼,像没有伞的孩子,只能自己在狂风中肆意奔跑。

这个社会阶层跨度太大了,他们并不是比余沉差,而是家里穷,获取不到良好的教育资源,慢慢颓废了。

反观余沉,明明有最好的资源,最好的家庭条件,却不懂得珍惜。

他们说话间的功夫,倪娇娇已经喝完了几瓶啤酒,啤酒的度数虽不算高,但一口气吹几瓶,还是非常容易让人醉的。

好在她酒量好,这会儿还看不出醉意。

“我靠,倪姐真强啊!”江博文瞧见倪娇娇这猛劲,就差在旁边摇旗呐喊助威了。

齐如鸢脸色阴沉,用胳膊肘撞了一下江博文,瞪了她眼,示意他闭嘴。

这一次倪娇娇心情明显特别不好,比以往状态看起来更差。

她似乎是……

真的很伤心。

恐怕,不仅仅是因为余沉的事吧。

齐如鸢伸出手中啤酒,对倪娇娇说:“干杯,咱们今晚都不醉不归。”

“干杯。”倪娇娇脸色平常,用自己手中酒瓶,撞了一下她的酒瓶,发出了很清脆的一声响。

裴寒靠在椅背上,静默地盯着倪娇娇喝酒,他自己倒是滴酒不沾。

江博文觉得这简直不像裴寒的风格。

毕竟每次跟人喝酒,裴寒都要把人喝趴,今天这是干嘛?养鱼呢?

江博文搞不懂,只能在旁边默默撸串。

不到半个小时,倪娇娇和齐如鸢俩人就喝完了两箱啤酒。

一箱十二瓶,她们俩各喝了十二瓶。

比一般男人还猛。

后续就是倪娇娇和齐如鸢俩人全部喝吐了。

齐如鸢醉的在地上打滚,但倪娇娇脸上只染上了微醺的红意。

倪娇娇吐完后,又继续上桌喝酒。

裴寒拧起眉峰,但也不制止,任由她喝。

她手机响了好几次,应该是有人打电话来了,但她一个也没接。

大约又喝了几瓶,倪娇娇总算有了朦胧的醉意。

她脸颊贴着桌子,委屈的鼻子都酸了,眼睛里都是泪水,嘴里还不停低喃,“为什么就没人喜欢我呢……”

“我真的,就有那么差吗?”

差到父母都只把她当成工具。

而她为了讨好父母,竟然甘愿当工具。

忽然明白她以前为何那么喜欢余沉了。

毕竟余沉,是她躲在狭窄缝隙里渗透进的与众不同。

她为了讨好父母,活的没有自我时,余沉却从小叛逆,他做着她想做,又不敢做的事。

裴寒缓缓地伸出手指,轻轻将倪娇娇脸上的一缕头发,别到她耳后。

江博文见状,啧啧了两声,刚要说什么,忽然眼前出现了一道人影。

对方身上,透露着矜贵的气息。

他一出现在万港小吃街,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这会儿朝着他们这边投来的目光,愈发多了起来。

这人江博文在新闻上瞅见过,程时晏,超级富豪,也是余沉的舅舅。

程时晏垂眸盯着倪娇娇。

小姑娘喝的脸颊通红,眯着狐狸眼,又妖又媚,勾人心魂。

而陪她喝酒的朋友……

程时晏一个也不认识。

他沉着脸,单手拽住倪娇娇胳膊,将她拉了起来。

随着程时晏的动作,倪娇娇手里的啤酒也没拿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她头脑这会儿半清醒,半不清醒的。

迷迷糊糊看见了拽着她的人,轻轻唔了一声,害怕地缩了缩肩膀,神情胆怯,“你、你、你怎么会来?”

不知是醉的,还是看见他就害怕的结巴,倪娇娇竟然说话都磕磕绊绊。

裴寒也站起了身,跟程时晏对视。

俩人身高差不多,眼里都有戾气,

只不过程时晏气场稍微沉稳一些,似乎对眼前这个少年传来的敌意,并不在意。

裴寒动了动唇,率先出声,冷冷道:“你跟她什么关系?”

程时晏态度闲散高傲,并没有把眼前的小子放在眼里,他掌心桎梏着倪娇娇的腰,淡道:“你觉得呢?”

裴寒上前一步,欲要说点什么,但却被江博文拽住了。

江博文冲他摇了摇头,示意让他别冲动,眼前这人不比余沉,他们是真的斗不过!

以程时晏的地位,碾死他们,比碾死一直蚂蚁还要来的简单。

裴寒扯了扯唇,最终也没多说什么。

程时晏也没心思跟他们掰扯,将倪娇娇打横抱起,直接离开了此处。

裴寒死死盯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拳头攥的很紧。

江博文把地上的齐如鸢扶了起来后,就冲他说道:“寒哥,咱们走吧,别看了,再看也不可能是你的。”

倪娇娇虽然跟他们相处没有架子,但不代表她跟他们就真的是一个世界的人。

倪娇娇那样的天之骄女,与他们这种平凡普通的人,相差太悬殊了。

裴寒收回了视线,眉眼冷沉阴郁,看不出喜怒。

……

倪娇娇被程时晏抱回了车里。

驾驶位坐着程时晏的助理翟庆。

翟庆瞧见倪娇娇,可算是松了口气。

今晚程总找她真是找疯了,动用了技术部门的所有员工才找到她。

不过……看倪小姐这架势,应该是喝醉了?

程时晏薄唇轻扯,对翟庆说了句开车,回沁香阁。

翟庆不敢怠慢,连忙开了车。

一路上,倪娇娇手脚都不安分,一直扒拉着程时晏。

一会儿扯他领带,一会儿扯他头发。

程时晏头发被扯的乱糟糟,也没生气,只是沉着脸色不语。

前面开车的翟庆通过后视镜看见这一幕幕,脊梁骨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倪小姐可真能作……

在虎口拔毛啊这是……

关键程总竟然没生气。

要换了别人,早就被丢下车了。

车停在沁香阁。

程时晏打开车门,抱着倪娇娇下车回了家。

他将倪娇娇抱回自己房间,然后让佣人去煮醒酒汤。

倪娇娇躺在程时晏床上,半醉半醒之际,想起了今天下午的事情,委屈又涌上了大脑,自顾自地呢喃,“我好差……”

“都没人喜欢的。”

“连爸爸妈妈都不爱的小孩,是不是就真的……特别的差劲?”

小说《缱绻肆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6月30日 16:02
下一篇 2023年6月30日 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