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诗蓝景天尧)热文颜诗蓝景天尧军阀霸宠小说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热文颜诗蓝景天尧军阀霸宠小说》,以[标签:主角]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标签:主角]”倾力打造的一本霸道总裁,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颜心更吃惊似的:“清雅,你为什么这样讲?”姜家大太太急忙站出来,要打个圆场:“许是清雅回头再去找你,你不见了,她担心”又对督军夫人说,“关心则乱,清雅和心儿感情最好了,才会如此急躁”颜心眸色深深,眼中有几分茫然:“我一直在原地”还是不解,“表妹,你为什么要撒谎?”众人意味深长看向章清雅章清雅一张脸发白姜家大太太却依旧不乱,沉沉稳稳说:“心儿,不是你表妹撒谎可能是她出去找你,走错了路她…

点击阅读全文

火爆新书《热文颜诗蓝景天尧军阀霸宠小说》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初点点”,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堂,有了点名气,也赚到了钱,甚至结交了一个权贵夫人。姜家终于高看了她一眼。因为她忙、她流产,姜寺峤借口考虑子嗣,娶了两个姨太太,生了好几个孩子,继续花颜心的钱。这个时候,表妹回国了。留洋回来的千金,美艳端方,很快嫁给了大总统做续弦,贵不可言。表妹居然能做总统夫人。她把颜心比得又老又土。姜……

热文颜诗蓝景天尧军阀霸宠小说

第一章 阅读精彩章节

“要是养得起车夫,我会娶你吗?我早就娶表妹了。”

颜心的丈夫姜寺峤,开玩笑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颜心记了一辈子。

她是丈夫无奈之下的选择。

她永远不配得到最好的。

颜心为了和他过好日子,他让她卖掉自己最重要的陪嫁——祖父专门留给她的一间药铺,她也咬牙卖了。

黄包车盛行时,各个房头都有了自己的车和车夫。

她也想雇一个人,这样出入方便。

姜寺峤就说了这句话:“要是养得起车夫,我会娶你吗?我早就娶表妹了。”

言外之意:不是我没本事又没钱,而是你不配。

颜心当时怔了怔。

没过多久,表妹出国留学了。

颜心有一笔款子,大嫂建议她买股票,她不敢,让姜寺峤拿到汇丰银行去存起来。

三年后,颜心的儿子生病,她想要取出,才知道姜寺峤早把这笔钱寄给了在国外留学的表妹。

他说:“她一个人在国外很辛苦,我只是想让她过得好点。”

儿子在医院,生死未卜,颜心没心思和他闹,又当掉了自己的一套翡翠首饰,凑齐了西医院的昂贵医药费。

半个月后,儿子顺利出院,姜寺峤还说:“妇人家,大惊小怪的。小孩熬几贴药吃吃就好,亏你出身医药世家。”

怪她浪费了那么多钱。

颜心起了离婚的念头。

民国初年,离婚是个时髦事。但即使离婚了,她也带不走儿子。

儿子姓姜,姜家无论如何不会给她;而姜家轻视四房,无人可托付。

让她和儿子母子分离,她做不到。

她咬牙忍着,用自己的嫁妆盘了一个新的药铺,打算从头做起。

所有人都嘲笑她。

姜寺峤更是和她急眼,说她糟蹋钱。

颜心铁了心要把药铺做起来。

她医术好,制药更是一绝,她是医药世家的六小姐。

哪怕到了民国初年,很多人反中医,都要夸一句“颜家的药好使”。

那几年,颜心真是累疯了。

她太累,又流产了两次,才三十出头就生了皱纹。

她把新的药铺做出了名堂,有了点名气,也赚到了钱,甚至结交了一个权贵夫人。

姜家终于高看了她一眼。

因为她忙、她流产,姜寺峤借口考虑子嗣,娶了两个姨太太,生了好几个孩子,继续花颜心的钱。

这个时候,表妹回国了。

留洋回来的千金,美艳端方,很快嫁给了大总统做续弦,贵不可言。

表妹居然能做总统夫人。

她把颜心比得又老又土。

姜寺峤看着表妹,目光痴迷:“她很有学识。只有她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嫁入总统府。”

颜心:“没有我的那笔钱,她也念不成书,沾不上这学识。”

姜寺峤恼羞成怒,甩袖而去。

表妹大概很不喜欢颜心,到颜心的药铺看了一圈,就说:“中医中药应该被废除的,这铺子还是关了吧。”

她给姜寺峤找了个新的差事,在总统府担任幕僚,薪水很不错。

姜家以她为荣。

姜寺峤更是感激涕零。

他直言不讳对颜心说:“你只比表妹大一岁,她看上去还是妙龄女郎,你已经像个老太婆了。”

颜心:“我像老太婆,是为了谁操劳的?”

“都是你自己要累,没人求你。”姜寺峤很不高兴。

颜心没有继续吵。

的确没人求她,但谁给她钱?

姜寺峤只是姜家庶子。

别说姜家已经落魄得厉害,哪怕姜家依旧发达,账房上也不会给姜寺峤太多。

颜心更是别想从姜寺峤手里拿一分。

她不赚钱,陪嫁吃光了,等着饿死,还是去乞讨?

后来,表妹又说:“你们是我娘家,现在我办的报社,领头反中医,我不能自打脸。四嫂的药铺关了。”

姜家和姜寺峤用儿子勒令颜心,必须关掉药铺。

颜心死也不从,就闹腾了起来。

那年,她儿子已经十五岁了。

儿子站在她面前,像个大人一样复述他奶奶的话:“姆妈,阿爸有了好前途,将来你会享福的。把药铺关了,别拖累我们。”

没有这间药铺,姜寺峤连病都不肯给儿子治。

反过来,儿子却还是跟姜家的人一条心。

颜心的药铺,是表妹贵妇裙子上的污点,她就必须被除掉。

她这间药铺、她结交的人脉,帮了姜家多少次,又给了婆家多少钱,已经没人记得。

姜寺峤这个庶子,能和兄弟们平起平坐,甚至也能坐上小轿车,都是她的功劳。

可没人看见。

她的付出,都是应该的。

她永远都是备选的。

颜心气得病倒了。

她这一生,从被迫嫁给姜寺峤开始,就错了。

“我死也不会卖掉药铺,你们全部死了这条心。”颜心大声咆哮。

她的性格内秀安静,坚毅忍耐,头一回如此气急败坏。

她儿子却说:“姆妈,你哪怕不考虑阿爸的前途,也想想我。是总统府干事的儿子体面,还是小药铺老板的儿子体面?”

十五岁的儿子,已经如此现实了。

他习惯了母亲的付出,丝毫不考虑母亲的前途和未来。

他母亲才三十五岁,在他眼里就该坐在家里等死,毫无价值了。

他和他父亲的前途,才有意义。

“我真后悔,我不该生你。”颜心低声道。

儿子却说:“姨母、表姑都嫁得很好,偏偏你嫁给一个庶子,阿爸毫无用处。姆妈,我也后悔在你肚子里出生。”

字字诛心。

才十五岁的孩子,说得出如此刻薄的话。

颜心一口气没上来,昏死了过去。

她恨姜寺峤,恨姜家所有人,也恨表妹章清雅。

但她早有心理准备。

唯独没想到,给她致命一击的,是她视若珍宝的儿子。

这些年,她慎重对待他的教育,自认为毫无失职。

可能,儿子天性就有姜寺峤的自私、恶毒,以及贪慕虚荣吧。

颜心倒下,心如刀绞。

她再次睁开眼时,却瞧见了更年轻的姜寺峤。

姜寺峤一直很好看,哪怕到了中年,也是首屈一指的美男子,何况青春年少的他。

他有双漂亮的丹凤眼,高鼻薄唇,肤色白而净。那眸子,似点漆般,能把少女的心看得融化。

“没事吧?”他眼中的关切,虚浮而浅薄,“怎么好好就晕倒了?”

颜心定定看着他。

她四十的丈夫,为什么看上去才十八九岁?

小说《热文颜诗蓝景天尧军阀霸宠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0月18日 13:37
下一篇 2023年10月18日 1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