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春周溪亭《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周溪亭已完结》全章节在线阅读_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周溪亭已完结(流春周溪亭)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周溪亭已完结》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及其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辣椒只吃小米辣”出色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流春周溪亭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周溪亭已完结》内容介绍:陈氏静静地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点头道:“你既然回到了侯府,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你只需记得,你是文阳侯府的二姑娘,自小因身体孱弱,一直在江宁调养身子”“至于阿琼……说来你会流落在外,全因那周氏毒妇胆大妄为,这事本不于阿琼相关,她身体又自来不好……我是不放心她回到那对心思恶毒的夫妇身边的,以后你们就是一对双生子,阿琼为大,你为小”江琼听了这一番话,眼里当即就泛起泪光,倚着陈氏感动…

点击阅读全文

热门穿越重生小说《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周溪亭已完结》,是作者“辣椒只吃小米辣”独家创作的,主要人物有流春周溪亭,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的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是即将被接回文阳侯府的嫡出姑娘周溪亭。为何是即将被接回呢,这就要牵扯到十六年前的一桩事了。十六年前,文阳候夫人陈氏从祖籍回京的途中,遇到了同样从娘家回江宁的周夫人,两人住在一家客栈,又恰巧在同一天临盆。周夫人知道陈氏的身份后,一时心生歹意,让人偷偷调换了两个孩子,周溪亭便成了江宁府周家的大姑娘。周家在江宁府是数一……

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周溪亭已完结

第一章 阅读最新章节

盛夏的夜晚,漆黑的天穹布满闪烁的星子。

细如薄纱的月光如流水倾下,覆在碧波荡漾的江面上,一条自江宁府通往京城的船只划破黑暗,荡起层层叠叠的银色波浪。

江风吹得窗户簌簌作响,因是夏日,窗户被丫鬟特地开了半扇,以作散热。月光穿过窗棂,将漆黑的房间饰上一层流光。

床帐被风刮得泛起波浪,凉气很快渗入床帏,床上睡着的人却仍然满头大汗,她紧闭着双眼,牙齿咬得死死的,时不时自唇边溢出三两句不得章法的话语,过了好半响,才腾地一下坐起身来。

黑暗房间里传来了她压抑又沉重的喘息,她抬手抹了一把额头,果不其然摸到一手的细汗。

在外间小歇的流春敏锐地听到里间传来了动静,连忙翻身从榻上下来,趿着鞋子点上烛火,借着微弱的烛光往里面看去。

瞧见床帐后坐着一道隐约的人影,流春便知道她家姑娘醒了,忙将烛台放到一旁,把两侧的床帐束起挂好。

“姑娘,可是又做噩梦了?”

流春半坐在床榻边,执起一旁的团扇不轻不缓扇着风,嘴上安慰着说:“总这么下去也不是法子,不如等船停靠了,奴婢陪你下去找大夫看看?”

坐在床上的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是即将被接回文阳侯府的嫡出姑娘周溪亭。

为何是即将被接回呢,这就要牵扯到十六年前的一桩事了。

十六年前,文阳候夫人陈氏从祖籍回京的途中,遇到了同样从娘家回江宁的周夫人,两人住在一家客栈,又恰巧在同一天临盆。

周夫人知道陈氏的身份后,一时心生歹意,让人偷偷调换了两个孩子,周溪亭便成了江宁府周家的大姑娘。

周家在江宁府是数一数二的富商,但与京城的侯府相比,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加之周夫人待她素来冷漠忽视,因此在她无意中得知自己才是文阳侯府的姑娘后,就立即悄悄派人去了京城寻亲。

焦急的等了足足两个月,终于等到文阳侯府的人来接她回去。

可惜……

周溪亭的唇抿了起来,眼神一瞬间似乎回到了前世。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已经认命地咽下最后一口气,再睁开眼时,却回到了十年前,回到她刚被文阳侯府接回去的时候。

前世,她满怀期待地进京,以为自己终于有了疼爱她的亲人,然而老天爷却总喜欢和她开玩笑,她的亲生父母从未期待过她回去。

会同意接她回府,不过是不愿侯府血脉流落在外。

那和她互换人生的原周府的大姑娘江琼,依然以文阳侯府大姑娘的身份生活在侯府,而她,只是对方身体虚弱需要在南方调养身子的双胞胎妹妹……

她愤怒,她不甘,她想尽一切办法对付江琼,一次又一次的争抢,却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将父母兄弟推得越来越远,最后更是名声尽毁,被草草嫁回渝阳老家,没满三十岁就郁郁而终。

回顾她可怜又可笑的一生,周溪亭终是明白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或许,她本就是亲缘浅薄,不论是周家的父母,还是她的亲身父母。

刚重生回来的时候,已经登上了前往京城的船只,她也曾考虑要不要干脆不去京城,不过这个想法刚刚冒出,她就否决了。

周府是必然回不去的,她一意孤行让人上京寻亲,已经将周夫人和周老爷得罪了。周府因她此举,被献上大半的财物不说,还被逼着写下了与江琼的断亲文书。

再一个,当今世道虽然还算太平,但哪里都不会少了生性残暴心思恶毒之人,她一个弱女子想要独自生存,实在是难如登天。

想来想去,回文阳侯府倒成了现下最好的选择。

流春见姑娘一直抿着唇不说话,以为她还没从噩梦中清醒过来,捻了绣帕给她擦拭额上细汗,一边轻声说道:“姑娘自上船后就一直噩梦连连,许是不习惯坐船呢,不如奴婢去回了钱嬷嬷,后面的路就走官道吧。”

她口中的钱嬷嬷,正是文阳侯府派来江宁府接周溪亭的奴婢。

周溪亭摇了摇头,将脑袋靠在流春肩上,柔声依然柔软:“不用这么麻烦,今日该是能到永嘉府,左不过离京城也就几天时间了。”

流春以为她是晕船,所以才会整宿做噩梦,只有她自己清楚,她做的噩梦不过是上辈子那些无法挣脱的心结罢了。

流春点了点头,“说到永嘉府奴婢就想起来了,白天的时候,钱嬷嬷说今天要在永嘉府码头停靠一天,姑娘不妨也趁着这个时间出去散散心?”

周溪亭的心绪差不多已经平静下来,听见这话,就轻笑了一下说道:“听闻永嘉府外的业云寺不止风景秀美,里面的签文也特别灵验,咱们今日就去那里瞧瞧吧。”

记忆中也有这么一出,不过那时她一心都在回京城的事情上,哪里有心情出去游玩,且她私心里是不想让侯府的人小瞧的,觉得她出身商户就不知规矩,便老老实实在船上待了一日。

如今想想,她都为那时候的自己感到可悲。

她努力维持的大家闺秀的气韵,在她的亲生母亲眼中,是东施效颦,是心机深沉,是不怀好意。

她拼尽全力想要抓住一丝亲情,却忘了真心换来的不一定是真心,也可以是猜忌,是怀疑,是厌恶……

既然已经知道结果,她又何必再浪费自己的时间,这一世她只想快快活活地活一回,再不会为了那些可有可无的感情,让自己变得面目狰狞。

流春摸摸她的脸,轻轻将她脑袋移回枕上,“那姑娘再歇一会儿,现在时辰尚早,等船停靠了,奴婢再来唤您。”

周溪亭闭上眼睛说道:“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也下去歇着吧。”

流春笑着回道:“奴婢等您睡着再出去,好姑娘别怕了,奴婢会一直陪着您的。”

周溪亭轻轻地应了一声,翻过身面朝里侧,不想让流春看到她泛红的眼睛。

前世只有流春一直陪着她,不论她是得意还是落魄,上一辈子有太多的求不得放不下,唯一让她还算满意的,就是临死前放了流春的奴籍。

她还有大把的时间,不必像她一样,在这满是泥泞的污浊里挣扎,直到死亡。

过了好一会儿,流春眼看着姑娘像是睡着了的样子,就轻手轻脚的站起来,想去外面的榻上小憩,不想刚站起来就被周溪亭拉住手腕。

“流春姐姐,谢谢你。”

流春一怔,只觉得这语气里充满了悲伤,让她都有一瞬的鼻酸,她眨了眨眼睛,反手握住周溪亭的手腕,说道:“姑娘说的哪里话,要谢也是奴婢谢您,没有您将奴婢救下,奴婢现在已经是一捧黄土了。”

原来流春并不是周府的家生子,而是周溪亭在外面随手救下的小乞儿。

周溪亭无声地笑了笑,并没有给流春解释,她会为何说出这样一句话。只她心里已经下定决心,这一世她不会再奢求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不会再让流春跟着她如浮萍般漂泊无根。

流春见姑娘说了那句话后便没再开口,又坐在脚踏边等了等,确定她这次是真的睡着了,这才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小说《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周溪亭已完结》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6月27日 12:23
下一篇 2023年6月27日 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