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槿赋云悠风凌音云悠风凌音今日阅读更新_云槿赋云悠风凌音(云悠风凌音)全本小说阅读

《云槿赋云悠风凌音》这本热推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穿越重生,作者“绛霄”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云悠风凌音,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一辆马车停在了洛云居门前,周围的女子都好奇又欣喜的冲里边张望着,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夏家二少爷夏云洛的马车除了宫中那三个高不可攀的皇子,夏云洛可为是苍叶国少女们心中的第一梦中情人英俊,温柔,稳重,多金,最重要的是他还是苍叶有名的经商天才!这样的男子,上至大娘下至小女孩的芳心无一不被他虏获!云悠刚出马车,便发现那些异样的眼神,环视了一周,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二哥的粉丝群中了想不到二哥如此大的魅力,…

点击阅读全文

全新力作《云槿赋云悠风凌音》,目前热度爆火!主要人物有云悠风凌音,由作者“绛霄”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起针,将玉佩再次泡在水里,用针轻轻的沿着纹路的走向剔掉已经泡软的血块,花纹出现的越多,云悠越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等到云悠从已经有些发红的水中取出玉佩,云悠和紫莺都惊讶了。这明明就是一幅生动的龙形花纹!此时的紫莺轻轻的说到:“悠儿,这应该是皇家的东西……”看着眼前的云悠,心中纠结不已。这是悠儿从哪里得来的,竟然还站满了鲜血。“那莺儿能否知道是哪国皇室?”……

云槿赋云悠风凌音

阅读最新章节

晚饭之后的云悠若有所思坐在桌旁,想着今天突发的一切。今天自己救起的少年是谁?自己为什么会心里总存着一丝疼痛?真是奇了怪了。明明就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云悠突然想起,那少年的玉佩还在自己的荷包里,赶紧取了出来。

正在映着烛光给云悠赶制衣服的紫莺,见云悠自己跑去把洗脸架上的铜盆端了过来,有些疑惑的看云悠接下来的动作。“悠儿这是在干什么?”

云悠倒没有注意一旁的紫莺,而是将玉佩浸在水里洗去表面血渍。透过清水看着玉佩,绝对上乘的墨玉,从玉佩看来,这个少年非富即贵。

而玉佩上的纹饰因为被暗红的血块填满了缝隙的,血与玉的颜色相近,花纹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可此时细细观察,似乎隐隐约约是条龙形……

龙?!

只有皇室才能佩戴有龙凤花纹的饰物!她赶紧将玉佩从水里捞出,仔细打量了又打量。“莺儿,借用下你的绣花针!”

一旁紫莺见云悠的举动越来越不对劲,连忙递上自己的绣针。云悠拿起针,将玉佩再次泡在水里,用针轻轻的沿着纹路的走向剔掉已经泡软的血块,花纹出现的越多,云悠越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等到云悠从已经有些发红的水中取出玉佩,云悠和紫莺都惊讶了。这明明就是一幅生动的龙形花纹!

此时的紫莺轻轻的说到:“悠儿,这应该是皇家的东西……”看着眼前的云悠,心中纠结不已。这是悠儿从哪里得来的,竟然还站满了鲜血。

“那莺儿能否知道是哪国皇室?”云悠看着紫莺担忧的神情。云栖大陆如此多国家,不知此少年是哪国的。

“当然是咱们苍叶的皇室,这龙的形象一看便是苍叶守护神之一的青龙。自然是苍叶的皇室之物。只是悠儿是从何而来,这玉佩上的血……悠儿,你没做什么傻事吧?!”紫莺越说越担忧。

“莺儿放心,今日里我救了个少年,此人身上带着这个玉佩。”原来这龙纹还有区别,竟然是苍叶皇室……那这个少年到底是谁?

“少年?莫非是皇子之一?当今皇上有三子,大皇子赫连澜十八,二皇子,也就是当今太子赫连泽十七岁,三皇子赫连汐十五岁。不知道悠儿所救之人多大的年纪?”紫莺一旁细致的询问着。

云悠心里其实也大概知道这个少年很有可能是赫连政三个儿子之一。按少年的年纪来看……“怕是大皇子赫连澜了。”

不知为何,说出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她心口突然一痛。赫连澜,自己对他毫无印象。即便是进宫陪伴皇后墨烟情,也只是见过三皇子赫连汐。那个美丽的少年,斯文得有些内向,看向自己时总带着一抹淡淡羞涩的笑容。而赫连澜和赫连泽都因各自有了府邸不在宫中,自己自然也不容易碰上。

赫连澜……听说是个狂妄高傲的皇子。想起躺在床上昏迷的那个少年苍白的面孔,若是醒来真的会带着狂妄?

紫莺一听赫连澜三个字便变了脸色,她悄悄观察着一旁陷入思索的云悠,心中却无比紧张。云啸曾经叮嘱她,老爷和夫人说悠儿已经失忆了,不如就不要再告诉她难过的记忆,特别是关于赫连澜。

毕竟那些回忆里,悠儿都是想着她的澜哥哥。而大皇子最恨的人,却是那个曾经如瓷娃娃般的悠儿。

“赫连澜……”云悠咀嚼着这个名字,心中隐隐又是划过一阵痛。暗夜为什么会杀他呢?皇上还是三十七八岁的成熟帅哥,放在现代炙手可热。年轻得毫无传位可能,太子之位也听说许多年前就给了二皇子赫连泽,真要是宫斗目标也应该是赫连泽。以此看来倒不大像宫斗的样子。

“他若真是赫连澜,我到算办了件大事。”至少是皇室血脉保住了,虽然不是储君也是个重量级的大皇子。

紫莺只是附和着点点头,少有的安静。看着眼前的悠儿,看来她真的忘记了,忘记了从第一眼开始就喜欢的赫连澜,甚至连救的是不是他都认不出。曾经的悠儿是从来不会叫“赫连澜”的,而是亲切的叫着“澜哥哥”。

不过在全家人看来,悠儿现在记不起赫连澜或许反而是好的,起码不再总是悲伤她的澜哥哥为什么那么恨她。

说不定再过几年,悠儿就会找到一个喜欢她她喜欢的男子幸福一生。而不是追随着那个霸道高傲的大皇子痛苦一辈子。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赫连澜要发现是悠儿救的他,会有什么反应呢?会改变对悠儿的恨吗?可要是他还是那样恶毒的对悠儿……让她想起来了继续痛苦怎么办?

洛云居里,阿离再次探视了床上静静躺着的少年,云悠走后没多久他便发起烧来,还好云悠让大夫临走前留下了解热的药物。折腾了半天烧才退去,却已至深夜。

看完没有什么异样,阿离走了出去将门关上。此时一个少女正在和盘点结账的董大鹏说着话。这个少女便是董大鹏的独生闺女,董夏蝶。虽然一副姣好的面容,可是从面相就看得出她是个城府极深的女子。

董夏蝶突然看见阿离从把头的上房走了出来。眼神不自觉跟着他俊逸的身影,虽说这阿离刚来不久,听说失了忆又身无分文,只能在这客栈当个小厮。可那俊美修长的外貌倒是让她喜欢的紧,前两日还和父亲打趣说不如让他入赘董家,做她的上门女婿。

那董大鹏一听连忙摆手,告诉她这阿离不是个普通人物,光看他言谈举止与身形动作便知非池中之物。若不是一时失忆身无分文被洛云楼的老程救下塞到这里来,自己肯定不会主动招惹这类人。更别提自己的女儿要找她做夫婿。

甚至劝了半天让董夏蝶莫要想这些有的没的,最好别去招惹他。董夏蝶观察了许久发现这阿离果真如父亲所说和别的小厮完全不一样,甚至还有几分大少爷夏云涛的性子。自己也就做了罢。依旧回到幻想着温润如玉的二少爷,洛云居的主子夏云洛。

看着下楼回房的阿离,董夏蝶再看看那间上房。“爹,阿离怎么那房里出来,那房不是空着么?”董夏蝶问到。

而老董也没当回事,心想自己的女儿知道了也无所谓,便随口小声说道:“今日四少爷背了个受伤的人来,放在那屋正昏迷着呢,我把阿离派给他们使唤,应该是四少爷交代阿离晚上伺候他。”

董夏蝶看了看已经回房的阿离,趁董大鹏低头算账的功夫便好奇的悄悄走上楼去。这四少爷平日里并不怎么见,不知道今日里救了个什么样的人塞到这里来养着,她倒是想看看。

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只看见一个昏迷的少年躺在床上。她走到床前定睛一看,顿时大惊!

是他?!

还记得三年前自己恰巧路过澜王府门前,骑在黑马上,俊美阳刚威风凛凛的少年翻身下马走入大门……

那个自从皇上将太子之位传给二皇子之后,便再没有出现在众人视野,早已经被众人遗忘的偏偏少年!

大皇子赫连澜!

小说《云槿赋云悠风凌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6月21日 13:34
下一篇 2023年6月21日 1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