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宠溺章节小说(白蔹宋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繁花宠溺章节小说在线阅读(白蔹宋泯)

小说叫做《繁花宠溺章节小说》,是作者“一路烦花”写的小说,主角是白蔹宋泯。本书精彩片段:一睁眼,白蔹穿到了一个声名狼藉的纨绔大小姐身上。听说她父亲是北城的新贵,白手起家声名远播;她的私生子大哥是个天才,考上市状元去了江京大学;私生子妹妹是隔壁国际班多才多艺的校花,温婉知礼;未婚夫是金融贵公子,校园学神,没拿正眼看过她……而她,就是个毫不起眼智商不高的普通人,开局就被赶出这个家门。白蔹:行吧,那她就好好学学习,努力做个…

点击阅读全文

《繁花宠溺章节小说》,是作者大大“一路烦花”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白蔹宋泯。小说精彩内容概述:除了湘城的防守,另一部分资源给了湘城一中。今年遗留在湘城的旁、旁支出了个成绩还不错的,陈家就上报,让马院士为湘城争取到一个预备营的名额。每年湘城一中有什么庆典都会邀请驻守在湘城的人。今年陈局也在,手下才打电话询问陈局要不要前去观看。“湘城一中?”听到是湘城一中,陈局稍顿,他算算时间,“我看看行程。”王又锋没找到,他……

繁花宠溺章节小说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纪绍荣在任家向来是个透明人。

鲜少来任家老宅,为人安静儒雅,文人傲骨强。

在任家几乎没什么存在感。

任谦对这婚姻不满意,很少在意这个女婿的事,直到有了这个令他满意的外孙女。

纪绍荣只在七年前为了纪邵军那件事找过一次任谦。

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在任家如此说话。

连任谦都对他的态度十分意外。

“好了,”任家薇拿起桌子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烟,低头点上,“爸,技不如人得承认,不是我看不起他们俩。”

任晚萱抬头看任家薇,咬唇:“妈……”

“算了,”任谦不再表态,他站起来,“晚萱跟我们先去万和楼,你老师要到了。”

他没带任家薇过去。

等人走了之后。

纪绍荣才从外套兜里掏出一个药盒,倒出两粒,任家薇给他倒了一杯水,皱眉:“这件事你别操心,你也知道晚萱一直都是我爸在管。”

任晚萱是任家唯一的后代,从出生开始就被秘书长抱去交给任谦培养。

他俩根本插不上手。

两人对面,秘书长淡淡看他们一眼,然后转身出门。

“我有些后悔把晚萱交给你爸了。”纪绍荣将水杯放下,按着眉心。

“别想了,不过……”任家薇重新坐好,她看着纪绍荣,若有所思:“白蔹还挺像你们纪家人的,晚萱就一点也不像。”

“你这话以后不要再说,想培养蔹蔹这类说辞也不要再提,她不会愿意的,”纪绍荣吞下药,将药盒收好,又摇头:“而且被晚萱听到又要闹。”

他有感觉,任晚萱对白蔹敌意很大。

可她们俩之间分明没有矛盾。

“好好好,我又没在其他人面前说过。”任家薇作投降姿态,“不过你外甥女真的不愿……行,不提。”

**

十二点,万和楼的包厢。

陈著与陈港也在。

八班班主任是下调到一中的老师,湘城但凡有钱有势的都会把自家孩子调到他的班级。

陈港与任谦对他十分有礼貌。

“白蔹把名额给唐铭了?”从任谦陈港嘴里听到这个消息,八班班主任的意外并不比陈著、任晚萱小。

这是江京大学预备营的名额。

就算白蔹真的不要,拿去黑市最少都能炒到几千万以上。

但——

做出这件事的是白蔹。

八班班主任又觉得,这是她能做出来的。

“也对,白蔹同学向来是这样的人,不欺暗室,含章可贞。”八班班主任感叹,白蔹在他眼里就是这样的。

矜而不争。

明亮却不刺眼。

他对白蔹真的有很高评价。

任谦与陈港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底看到了惊讶,他们八班班主任是一个真正有智慧有学识的人。

将后辈交到他手里他们非常放心。

宴请过几次,从未听过他这么夸一个人。

他对陈著的最高评价也就是聪慧。

“实不相瞒,她是我女婿的外甥女,”任谦笑着开口,他看出来班主任很喜欢白蔹了,于是对任晚萱道,“晚萱,你要多跟你表姐学学做人的道理。”

任晚萱从班主任开始说话就忍不住了,后面任谦竟然对班主任说出白蔹是她的表姐!

尤其是……

还让她向白蔹学习。

她何等聪明,已经猜到任谦的想法了。

任晚萱握住筷子,依旧控制着自己做出最完美的仪态。

起身道歉,“老师,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希望你能听进去我的话。”八班班主任向她举杯,喝下那杯酒。

这才礼貌地向任谦道别,不卑不亢,“任老先生,陈先生,我还有课程要备,先走一步。”

等人走后。

陈港才询问任谦:“没想到老纪的侄女这么厉害,您有问过她师从何人吗?”

“不知道。”任谦对安静普通的纪家知之甚少。

秘书长在一边,谦卑的给两人倒上清酒,“先生,您刚刚怎么不问问李老师,让白蔹把那名额转让给晚萱小姐或者陈著少爷?”

陈港拿起酒杯,低眸浅饮,没有说话。

无声支持秘书的想法。

他对纪家知之不多,但纪家这种的,在他眼里跟路人甲没什么两样。

“我们支配不了李老师,”任谦又想到任家薇与纪绍荣,他按着太阳穴:“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秘书长站在一边听着,表情微沉。

散席。

任谦去处理工作,秘书长送任晚萱回去。

等到了车上,秘书长才看着后视镜,开口,“小姐,你要走出自己的城堡,被动了的奶酪要自己拿回来。你现在就像那只老鼠哼哼,但我觉得你可以变成唧唧。”

**

下午四点。

姜附离的住处。

陈局还在等两人起来。

手机响起,是驻守在湘城的手下,他忙接起,走到外面,才开口:“说。”

那边声音恭敬,“爷,湘城一中说,过几日就是校庆,您要去吗?”

陈家对湘城一向很看重。

每年给湘城拨资金用以保护湘城安危,虽然这资金一大半是姜家出的……

所以即便湘城处于几国边缘,流犯很多。

到底也没人敢越过青水街惹事。

除了湘城的防守,另一部分资源给了湘城一中。

今年遗留在湘城的旁、旁支出了个成绩还不错的,陈家就上报,让马院士为湘城争取到一个预备营的名额。

每年湘城一中有什么庆典都会邀请驻守在湘城的人。

今年陈局也在,手下才打电话询问陈局要不要前去观看。

“湘城一中?”听到是湘城一中,陈局稍顿,他算算时间,“我看看行程。”

王又锋没找到,他没什么心情。

“一中校长说,他们学校今年有个学生梁体写得不错。”手下显然很懂陈局。

陈家人,尤其老爷子,偏爱梁体与会弹古筝的年轻人。

会弹《白衣行》那就更好了,所以古筝协会,每个人几乎都会这首,但是能完整弹完的却并不多。

这话一出,陈局显然是犹豫了,“真的?那我倒要去看看。”

楼上终于传来了走动声。

陈局连忙挂断电话,走进大厅望向木制楼梯口。

姜附离缓步从楼上下来,刚洗完澡,半干的头发些微湿润,他身上只穿着一件黑色丝质睡袍,中间系带紧紧绑起,冷白的手指拿着电脑。

“姜少。”陈局压低声音。

“嗯。”姜附离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脑。

佣人上了一份简餐。

陈局拘谨的坐下,“有人在青龙酒吧见过王又锋,我已经派人去蹲点了。”

“酒吧?”姜附离浏览组员交上来的论文,浅淡的眸子微微眯起。

姜公子长这么大没去过酒吧。

陈局略一沉思:“我在等明先生起来,我们先去探路,明先生想去格斗场找祝老师,通帕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

姜附离嗯了一声,他合上电脑,转身从抽屉里抽出一张黑卡递给陈局。

陈局眼前一亮,连忙双手接过。

“对了,”陈局想起来上次白蔹穿的也是湘城一中的校服,“下个星期湘城一中有校庆,您要前去观礼吗?”

姜附离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饭,“我没空。”

“好。”陈局点头。

白小姐竟然没有表演节目吗?

他还以为白小姐会有节目。

不过也是,白蔹就跟姜附离一样,你说谁有那个胆子敢让姜附离去表演节目?

不要命了吗。

**

图书馆。

中午白蔹与路晓晗他们去对面吃了火锅。

路晓晗只坚持了一上午,吃完火锅就要回家刷剧。

临走之时,她特意蹲在姜鹤身边,笑眯眯的:“对了,小鸟弟弟,下个星期三我们校庆,有你白蔹姐姐的节目哦,你有时间记得来看。”

姜鹤没说话,只慢慢抬头看了路晓晗一眼。

路晓晗大概知道姜鹤可能性格方面的问题,并不在意。

说完,她又站起来,对白蔹道:“你家人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叫他们过来看,不然就太可惜了点。”

白蔹不知道纪衡有没有时间。

但纪邵军肯定是没时间的,他要给学生上课。

“好。”白蔹懒洋洋的掏出耳机。

姜鹤跟在白蔹身后,默默记下时间。

“你账号是什么啊?”回到图书馆,唐铭想起来白蔹的江京预备营账号,他压低声音。

宁肖也抬起头。

白蔹往后一靠,翘着腿,指尖懒洋洋的敲了敲桌面,“白捡。”

“白姐?”唐铭觉得有些酷。

白蔹瞥姜鹤一眼,嘴角勾了勾,“白捡,捡垃圾的捡。”

姜鹤头很低。

面无表情的拿出词典。

“哗啦”一声开始翻阅。

捡垃圾?

唐铭就没敢再问什么,默默拿出手机去搜“白捡”,难怪他一直搜不到白蔹的名字。

宁肖也拿出手机。

这次账户名是对的,唐铭一搜就能搜到——

账户名:白捡

本月积分:0

“姐,你还没开始刷题吗,里面讲解太牛逼了,”唐铭压低声音,“还有视频讲解,真的很值得看……”

但拿到积分,他这个月才几百积分,唐铭已经察觉到他与这里面其他人的差距有多大。

他一边说着,一边随意的往后扫一眼。

总积分:0

关注量:1

粉丝数——1258

……?

唐铭差点失声,“哎,不是——”

白蔹翻开一页书,抬头,姿态懒散,淡淡的表情极具压迫感。

唐铭硬生生吞下到嘴边的话。

**

星期一,上午。

白蔹上完一节语文课,一手懒洋洋的搭着书桌,一手抽出生物书随手翻过一页。

她低垂着眼眸,晨光里手指仿佛浸润的白玉。

刚好看到草履虫的结构图。

她没忍住,忽然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看得怔愣住的路晓晗回过神来,摸不着头脑,“陆妈在外面叫你呢。”

等白蔹出去后,路晓晗才盯着她那生物书看。

也就一个草履虫的结构图,看起来就跟草鞋垫一样,有那么好笑?

外面,陆灵犀在教训一群男生。

看到白蔹,她缓了神色。

“李老师找你,”陆灵犀拿着试卷,指着二楼,“办公室就在楼下。”

白蔹扬眉,她点点头,转身去二楼。

八班班主任坐在办公室,戴着眼镜写教案,抬头看到白蔹他笑了下,严肃的脸温和下来:“白同学。”

“老师。”白蔹垂眸,乖乖巧巧的穿着校服。

长长的睫毛垂下,在眼睑处落下一片阴影。

“听说你把名额给唐铭了,”八班班主任沉吟片刻,才道,“这个机会很难得,能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白蔹什么也没说。

光明正大的掏出手机,把手机上一个蓝色app给他看。

八班班主任:“……”

ok,他也懂了。

两人面面相觑,好半晌,他有些哭笑不得。

又把一本化学笔记本集递给她:“行了,回去吧。”

“谢谢老师。”白蔹双手接过化学笔记本。

等她离开,八班班主任还看着白蔹清瘦高挑的背影。

感叹不已。

如果任家人不说,谁知道这女生是任家的亲戚。

门口,要进来的任晚萱陈著与白蔹错过,陈著多看了白蔹一眼。

然后去拿作业。

“任晚萱,我找你是有件事要说,”八班班主任笑容略微收起,姿态不如在白蔹面前那般放松,他正了神色,“校庆那天会有位先生要来,到时候你要与校长一同接待,最近两天多花点时间练字。”

学校里会梁体的不少。

甚至陈著都会。

但都没有任晚萱学的好。

校方的大人物?

那只有是江京陈家了。

任晚萱与陈著相互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想起来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陈爷。

但是自那之后,陈港就没有再能邀请到对方。

今天的任晚萱似乎没了以往的孤傲,她点头,“老师,我懂的。”

这是学校的大事,八班班主任看着任晚萱,想着对方那一手好字,也缓了表情,“晚萱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老师希望你会变得更好。”

任晚萱低头道谢。

忽然间有些委屈的开口,“当初你让我公开答案给培训班我不同意,可我也没看到白蔹把她的答案给我们。老师,您对我未免太不公平。”

凭什么她就是井底之蛙,而白蔹就含章可贞?

“任晚萱,”八班班主任看着她好一会,才开口:“你怎么知道她没把答案给你们?”

“什么?”

小说《繁花宠溺章节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29日 16:58
下一篇 2024年3月1日 10:17